美国“大老虎”涉受贿被起诉 曾免费坐私人包机
发布日期: 2015-04-07 17:03:10    查看次数: 197
又一个美国“大老虎”可能被送进监狱。4月1日,美国司法部以涉嫌受贿、欺诈、虚假陈述等14项罪名正式起诉国会参议院重量级参议员梅嫩德斯,其中仅受贿罪指控便有8项。美国参议员腐败案,如同揭开了“美式腐败”冰山的一角,也再度曝光了令部分美国人失望的“钱主政治”。从议员到州长,美国政客的贪腐丑闻近两年接连不断,是政治人物的贪欲和傲慢催生了腐败,还是制度上的漏洞让美国一些人还“敢腐、想腐和能腐”?选举“砸钱”、部分官员和政客的“无底线”,甚至有十个州成为腐败“重灾州”,这些现象都被美国媒体嘲讽为“政治照旧”,也让美国选民越来越“政治冷漠”。

  19次免费坐私人包机

  梅嫩德斯是来自新泽西州的老牌政客,2013年至今年1月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而这两年期间,也是美国司法部对其进行调查的两年。根据指控,2006年至2013年之间,梅嫩德斯从佛罗里达州一名叫梅尔根的眼科医生兼政治捐款人手中收受总价值约100万美元的贿赂。其中包括:梅嫩德斯19次免费乘坐梅尔根的私人飞机或包机外出度假;在巴黎入住1000美元一晚的豪华酒店套房;2012年收受75.1万美元政治献金用于竞选连任等;未按有关条例申报所收礼物,等等。作为回报,梅嫩德斯多次利用职权“照顾”梅尔根的生意和私生活。如果针对梅嫩德斯的受贿事实成立,这位61岁的政客将面临为每一项受贿罪坐牢15年的前景。长期调查国会议员腐败行为的“华盛顿责任道德公民中心组织(CREW)”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CREW对梅嫩德斯等国会议员的腐败行为已跟踪多年,查询该组织网站可以得到很多信息。

  身在美国国会的梅嫩德斯与远在佛罗里达的梅尔根之间相互利用的关系活画出“美式腐败”的典型特征。美国福克斯新闻网4月3日的报道认为,此次梅嫩德斯被起诉与美国党派政治之争无关。文章说,尽管有多位美国评论人士认为,梅嫩德斯遭起诉是因为其大声反对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进行的核谈判,但不能否认,司法部有切实证据起诉他。梅嫩德斯称该指控“具有使其保持沉默的政治动机”,但这是被告常见的“哀嚎”。该案件与弗吉尼亚前州长麦克唐纳收受奢华礼物有着惊人的相似性。今年1月,美国一联邦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麦克唐纳服刑两年,在查实受贿17.7万美元后,他成为弗吉尼亚州首位因贪污入狱的州长。麦克唐纳还牵连了自己的妻子,她因卷入丑闻也被裁定有罪。

  针对梅嫩德斯、麦克唐纳等人腐败丑闻,美国网民也是议论纷纷。有网民在福克斯新闻网留言说,应该深挖那些被怀疑有问题的政客。有网民说梅嫩德斯这样的自由派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还有网民提到参议员哈里·里德逼迫国土安全部为其儿子供职的赌场发放230个海外投资者签证。在美国“沉默的大多数”看来,那些因贪腐丑闻缠身的政客,一点也不光彩。美国《大西洋月刊》4月1日在报道梅嫩德斯的诉讼案时,也无奈地表示,“政治照旧”是美国公众对当选官员如何当政的最根深蒂固且愤世嫉俗的看法。

  官僚体系酿成“全美最腐败的十个州”

  “不要怪梅嫩德斯,怪就怪新泽西州吧。”有熟悉新泽西政坛的美国学者如此感叹。在他们看来,比起“总统梦”,许多新泽西官员宁可一辈子做个方便捞钱的地方官。美国“阿斯伯里公园快讯”网站4月1日刊登以“新泽西不诚实官员的众生相”为题的文章,列出近几十年来新泽西州的十大贪官。文章称,新泽西有腐败政治的传统。几乎在梅嫩德斯被联邦法院起诉前的1个世纪,泽西市市长弗兰克·黑格就经常接待携带大信封的访客,他们将大量现金放进黑格的办公桌抽屉内以获取好处。还有的美国媒体不客气地说:“为什么新泽西政客都是贼?”美国作家鲍勃·英格尔表示;“这个州总有些东西——无论是在空气或水中,或其他任何地方——使人们更容易接受腐败行为。”他认为新泽西腐败猖獗的原因之一是“官僚体系之上的官僚体系”。

  2014年,美国路易斯安那大学与香港城市大学两位教授的一项研究显示,虽然美国州情各异,但“全美最为腐败的十个州”——密西西比、路易斯安那、田纳西、伊利诺伊、宾夕法尼亚、亚拉巴马、阿拉斯加、南达科他、肯塔基与佛罗里达州——在政府开支上存在共同点。这些州更容易将钱花在建筑项目上,特别是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因为这些公共项目外界难以评估,容易成为腐败的温床。有统计显示,过去40多年来,伊利诺伊州9任州长中有5人因涉嫌腐败案件被起诉,其中4人被判入狱。

  “全美国最为腐败的十个州”的另一个共同之处是公务员的数量往往更多、“待遇”也更高。这一点在新泽西州尤为明显。新泽西州位于费城和纽约市之间,面积不大,在全美排倒数第四位,但却拥有最为密集的人口和一套与面积不相称的繁冗复杂的政府系统。该州下设565个市,算上不同职能部门,政府机构超过1100个。因为几乎每个地方政府机构都有招标、批准合同和制定价格的权力,这就给想捞钱的官员留下了太多可乘之机。这样的体系让监管和媒体监督难以对不法行为一一追查。今年3月初,当司法部准备起诉梅嫩德斯的消息传出后,纽约市立大学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布莱恩·墨非在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一名新泽西州州议员的话:“新泽西的政治学就是在被抓到之前尽可能地从这个系统里捞钱。”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种一些美国人宁愿做地方官的政治文化是存在的,毕竟总统受到的关注很高,而地方的实权派反而捞钱容易,“小官大贪”也是有的。金灿荣认为,美国将一部分腐败行为合法化了。比如利益集团向候选人送钱、提供政治献金都是有法律依据的。在美国,政治职位分配也是合法的,一个总统上台,可以任命上万个官员,组成自己的班子。这些官员不光有高层,也包括中层,所有部长和大部分相当于局级以上的干部都可以任命。在美国,企业给两党捐款,也属政治惯例,往往用法院裁决的形式使之合法化。

  美式“钱主政治”一直被人诟病。无论是当州长,还是当议员,选举的过程便是“砸钱”的过程。一旦当选,便立即想到要连选,于是开始新一轮的筹款竞选进程。随着美国最高法院解除了最高政治献金限额这一“紧箍咒”,美国的黑金政治愈发猖獗。在美国,政治献金不仅催生了“腐败之州”,也把一批官僚拉下了马。去年10月,美国亚拉巴马州二号实权人物、州众议院议长迈克·哈伯德被逮捕,他被控犯有23项腐败重罪,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的公司或关联企业谋私利。

  令人惊讶的是,接连出现的贪腐丑闻似乎未能触动一些美国官员和政客的神经。熟悉梅嫩德斯贪腐细节的布莱恩·墨非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比起无视法律,政客们对腐败行为的容忍和麻木更为可怕。他认为,这种麻木与竞选制度紧密相关。特别是当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以保护“言论自由”为名打开政治献金通向权力的闸门,政客与金主更加明目张胆地拥抱在一起。几乎所有政客都在这场游戏里,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对腐败的容忍下限不断被突破,这已经成为美国政治文化的一部分。

  去年4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麦卡琴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进行裁决,推翻了给美国政治竞选捐款总额的上限。政治献金不设上限意味着一些有想法的商人可以把大把钞票投给对自己有利的政客。美国伯明翰—南方学院政治学教授娜塔莉·戴维斯曾说:“只要有足够的钱,将亚拉巴马州州政府买下也没问题。”

  选举“砸钱”让美国人“政治冷漠”

  有意思的是,不管是《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还是学者到美国调研,美国民众似乎并不愿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些“政治惯例”。金灿荣说,他听到一种说法:“在美国竞选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有钱不能确保获胜,但没钱就没了竞选机会。”这样的政治现象,已 成为美国社会政治冷漠的原因之一。政治冷漠的表现就是很多人不去投票。现在美国议员选举投票率在30%左右,总统选举50%左右。不投票的美国人认为,“反正选举是利益集团操控的,去投票也没有用”。


  美国司法部早在2012年就声称,最高法院允许富人开支票将使政客受惠于这些最大捐助者,“这种体系将使公众对我们代议制政府的信任产生灾难性影响。”但美国最高法院也认为,美国政府职能限制明显的行贿行为,却不能限制意在获取政治影响力的捐助人。曾在美国司法部公共反贪部门工作的律师爱德华·罗亚表示:“富人可以提供(政治)献金,然后为自己搞定事情。大多数人并没有那种途径和权力。”美国《时代》杂志网站近日援引美国选举法律中心律师保罗·莱恩的话说:“所谓独立支出不会产生腐败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现在我们有坚实的证据表明独立支出确实引发腐败。”

  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5日发表社论,将批评的枪口再次对准美国最高法院取消政治献金上限的决定。美国最高法认定只要政治献金独立于候选人,且公开透明,就不会有催生腐败的风险。但从梅嫩德斯与金主梅尔根频繁往来的现实来看,政客与政治献金难以完全被分离,实际情况与最高法当初的设想背道而驰。这项裁决创造了一个有利于腐败滋生的环境,钱权交易正成为美国政治一个日益突出的问题。

  不可否认,美国有相对成熟、严厉的廉政法规体系,但美国腐败现象仍层出不穷,议员和州长级的“大老虎”更是年年都打。梅嫩德斯丑闻的进一步发酵证明,被金钱政治腐蚀的美国亟须一场变革。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0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