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级男生不交作业暴打女老师致其入院
发布日期: 2015-04-07 17:11:01    查看次数: 192
老师不能体罚学生,学生也应该尊重老师。但3月20日,在樟木头中心小学,教美术的陈老师因收作业时和四年级学生阿彬(化名)产生口角,进而遭到后者的暴打。此事引起陈老师旧伤复发,入院治疗,至今还在休养中。

  涉事学校方面表示,阿彬或因家庭教育原因患有狂躁症,已多次因为一些小事与其他师生发生冲突,但因其还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也对他无可奈何。

  四年级男生不交作业暴打女老师

  3月20日,星期五下午,樟木头中心小学4(1)班的学生都在上美术课。四十多岁的女教师陈某,正在教学生们画画。

  下午4时许,临近下课时,陈老师逐一收起学生们的作业本。她来到阿彬的座位前,阿彬不愿意交作业,陈老师随即拉了一下,双方争吵了几句。之后,令所有学生感到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据目睹整个过程的学生阿琴(化名)告诉记者,“陈老师要收他(阿彬)的作业本,但他拉着不放手。后来,他突然站起来,抓住老师的头发,打她的头,又用膝盖顶老师的肚子,最终将陈老师掀翻在地,还坐到了她身上。”

  阿琴说,看到这种情况后,大家都吓得赶紧跑出教室,有学生跑去向校领导汇报。

  随即,胡副校长赶到现场,将阿彬带出教室,并通知其家长过来,处理这起打人事件。

  孩子家长的态度让学校失望

  日前,胡副校长受访时回忆说,“我赶到教室时,阿彬站在座位附近,而陈老师站在讲台旁边,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学生们则都跑到教室外面了。”

  胡副校长随即给阿彬的妈妈打了电话,但对方的口气让胡副校长有点失望。

  “阿彬的妈妈竟然说,‘我现在比较忙,你有什么事情找我老公去处理吧’。”胡副校长说。

  胡副校长有些无奈。在他的印象里,已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次通知阿彬的父母来学校处理类似的问题了。

  担心学生前程 被打老师拒绝采访

  而在陈老师住院期间,阿彬父母没有支付过医药费,仅仅表示愿让孩子买点水果过去道歉。至于医药费,“你们要索赔,就到法院告吧,如果法院判下来,该我们承担,我们也会承担。”胡副校长转述阿彬妈妈的话。

  据记者了解,阿彬父母是江西人,在樟木头做润滑油生意。日前,记者通过校方转达了采访要求,但最终遭到阿彬父母的拒绝。

  随后,记者采访了尚躺在病床上的陈老师。陈老师表示,“阿彬还是未成年人,我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以免影响他的前程。现在,我还在打针,情绪很低落,你们就让我安静安静吧。”

  那么,阿彬到底是怎样的学生,又为何会对教自己的老师大打出手呢?

  对此,胡副校长长嘘了一口气,“跟同班其他学生比起来,这个学生(阿彬)长得比较粗壮,听说练过跆拳道,脾气很古怪,容易动怒。我们怀疑他是不是有狂躁症,稍微有点什么事刺激到他了,他就会‘爆发’。”

  校方怀疑阿彬有狂躁症

  同学都对他敬而远之

  据胡副校长介绍,在此之前,阿彬已多次和老师、同学发生过争吵,甚至肢体冲突。每次都是因一些小事而起,老师和同学甚至都不知道哪里触犯到他了。校方因此怀疑阿彬患有狂躁症,并建议其父母带阿彬找相关医疗机构诊治,但遭到阿彬父母拒绝。

  “学生父母说,‘我们才不去呢,谁会承认自己的孩子有病啊’。”胡副校长说。

  而让师生们怀疑阿彬有狂躁症的,是一堂语文课。当时,语文老师分发试卷,阿彬看到自己的作文扣了很多分,追问缘故。据语文老师回忆,当时明明是要求学生写一件有意义的事,结果阿彬写成了一只动物,还对老师的说法表示不服。

  “就这样,他跟我吵了起来,突然操起一把凳子砸向我。幸亏我躲得快,不然肯定受伤。”该老师说到此事,仍心有余悸。

  因担心触犯到阿彬后被打,随后,该校老师和班上学生尽量与其保持一定的距离,班干部不敢说他,老师不敢管他,同学们也不敢跟他一起玩。尤其是暴打陈老师的事情发生后,班主任干脆将他的座位调到教室的最后一排。

  对于阿彬的处理,胡副校长无奈地表示,不知道怎么办。“义务教育阶段,我们又不可能将他开除,只能希望阿彬的家长能带他去检查一下,并提醒全校师生,尽量不要去激怒他。”

  阿彬容易动怒或与家庭教育有关

  阿彬为何容易动怒?胡副校长认为,可能和其家庭教育环境有关。

  据胡副校长介绍,阿彬打老师的事情发生后,当天下午4时30分许,阿彬的妈妈在学校多次催促下,姗姗来迟。来了之后,她要求儿子阿彬向陈老师道歉,阿彬不肯,她竟当着师生的面,抽了儿子好几个响亮的耳光。她还准备操起扫把打阿彬,但被校方工作人员制止。

  多位接触过阿彬父母的学生向记者证实,“他的父母在家里经常吵架,有时还打得很凶,阿彬不时会挨打。”

  而陈老师在被阿彬暴打一顿后,情绪低落,当即请了假。过了段时间后,又来到医院治疗。

  胡副校长说,陈老师之前本来做过手术,这次打到腰部,可能引起了旧伤复发,校方正在尽力为其申报工伤。

  心理专家意见


  现在定义阿彬患狂躁症为时过早


  不能因此给他贴“不良少年”标签

  建议阿彬父母及亲属进行柔情温和教育,让他慢慢脱离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

  对于阿彬的“狂躁”问题,东莞天悦社会工作服务室资深心理咨询师许慕樵表示,根据掌握的情况,现在定义阿彬为狂躁症还为时过早。人的本性是追求和睦安宁的,而阿彬成长在一个暴力频发的家庭里。这种环境,违背了人性的需求,导致他在内心中慢慢形成遇到问题就用暴力解决的思维模式。

  许慕樵说,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和社会环境都非常重要,但该起事件的主要责任在家庭。正是因为这种家庭环境,导致阿彬人格产生偏差和极端认知。

  关于如何矫正,许慕樵认为,阿彬的父母及亲属应进行柔情和温和教育,让他慢慢脱离以暴力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学校和社会也不能因此就给他贴上“不良少年”的标签。

  此外,许慕樵建议,樟木头的社工机构应尽早介入,对阿彬本人及其家庭进行必要的帮助,从意识上进行导正。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053号